今日: 21.Feb.2018
“为示威者用水洗眼的香港防暴警察”全球疯传
29.九.2014
Rate this item
(0 votes)

超过十万的香港民众,星期一上街声援学生罢课及对中共说不的公民抗命运动。在金钟的香港政府总部外、铜锣湾、湾仔和旺角等闹市区,至少10多万市民和学生响应学联和职工盟号等团体发起的罢课和罢工号召举行抗议集会,要求特首梁振英下台誓争真正的普选。

“为示威者用水洗眼的香港防暴警察”全球疯传 XAUME OLLEROS/AFP/Getty Images

在政府总部外的抗议活动,入夜后越来越多放工放学的市民加入,从金钟向东一直延至湾仔告士打道近税务大楼对出,向西则蔓延至中环,人数明显多于星期天在政府总部外干诺道、夏悫道马路上的示威人群。

撤销防暴警察 武力软化

29日,香港政府宣布撤走防暴警察,对付示威民众的武力软化。显然,香港政府对示威民众暴力失效的重要因素是香港警察清楚知道香港目前事态,罢课学生中有警务人员的孩子,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港府要再继续对示威民众升级武力,困难重重。香港民众有信心,香港警察不可能对手无寸铁、无暴力行为的香港市民、学生开枪或使用具杀伤力的暴力。

9月28日,香港警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和市民,施放催泪弹、喷辣椒水镇压、驱赶民众,一夜间震惊香港和国际社会,引国际社会谴责。然而在良知善念面前,武力镇压失效,一张“为示威者用水洗眼的香港防暴警察”的相片,昨日在香港社会疯传,在发表后数小时内转点率(Post Reach)迅速超过百万,此新闻图片引起人们深深的共鸣和反思。

29日下午,香港政府总部前的金钟夏悫道,这位最简单的防护装置都没有的年轻人,对向他喷射胡椒喷雾的防暴警察怒吼,“为什么你要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市民下手?”戴上防毒面具的防暴警察、虽然看不到面孔和表情,用手轻拍愤怒的示威者,连声说“知道,知道”,转身拿出自己的水壶,为这位他刚刚出手伤害的市民冲洗眼睛。(余钢/大纪元)

真相、良知的力量

这张被民众疯传的新闻图片显示,29日,在金钟附近一名遭受警察胡椒喷雾对待的示威者痛苦难忍,他甚至没有戴任何防护装备,口罩、眼罩都没有。而对他施暴的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难忍内心煎熬,拧开自己的水壶为他洗眼。一张朴实而简单的图片,感动无数港人。

这张由本报摄影师余钢拍摄的图片,在大纪元网站上发表几小时后,仅海外点击量超过7万人次。在香港大纪元Facebook上的转点率(Post Reach)短短几个小时内超过100万,很多国际大媒体纷纷联络大纪元要求转载此图片。

Facebook上不少网民跟帖,有网民说:“我们当然明白他们(警察)只是接order做事,我们愤怒的不是你们,只是最高层所做的一切”;也有网民说:“我也曾是警察,理解当更时要依合理命令行事,但何解只怪罪前线警察呢!?我个人认为,最大责任者,非警务处长莫属,他应立即道歉及被革职,记住系俾革职!”

“差佬系做得过火,但罪魁祸首都系,梁振英同曾伟雄,要拉佢地出嚟向大家跪低叩头认错。”;“我在电视新闻(28/9)听到有警察一路喷胡椒喷雾一路讲‘对唔住’。”还有很多网友直接留言表示支持、佩服,亦向各大媒体/前线人员致敬,“没有你们,没有新闻,感谢你们冒着生命危走到事情的开始,记录一切!”

“为何出手这么重?”

据摄影师余钢忆述,当时拍摄地点就在29日政府总部前的金钟夏悫道,下午四点四十八分,在催泪弹发放之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组成人墙,突然对近在咫尺的学生和市民喷射胡椒喷雾。这位连最简单的防护装备都没有的年轻人,忙着拍摄,被喷到鼻涕眼泪一起流,非常痛苦。

他对向自己喷射胡椒喷雾的防暴警察怒吼:“我站得那么远,你为什么出手这么重,太过份了,为什么你要对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市民下手?”

戴上防毒面具的防暴警察、虽然看不到面孔和表情,用手轻拍愤怒的示威者,连声说“知道,知道”,转身将自己喝的水壶提起来,为这位他刚刚出手伤害的市民冲洗眼睛。

余钢因为站在高梯上,侥幸避过武力,用手中的相机近距离捕捉到了画面。对于无意中拍摄的图片广传,他表示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效果,拍摄时只是觉得这个场景很好,就按下快门,“一直都在拍冲突的场面,没有想到有这么温馨感人的一幕,我自己也被感动。”

余钢在采访中也被催泪气体喷中,当时快喘不过气来,一路往外跑,感觉自己一直被催泪气体包围着,中间也有几位帮助过他的人,帮他冲水清洗,其中有一位就是警察,“因为我在他穿的雨褛里面看到Police的字样。”

港府评估难提升武力

香港警方面对和平示威港人屡喷胡椒喷雾和投放催泪弹的暴行,遭到各界谴责声讨之际,消息称,目前香港政府内部已经分裂。

消息人士称,香港警察内部对于出手镇压市民分歧很大,不少港警内心备受煎熬,他们出手镇压的对象,居然是年轻的学生,而且当中还有他们的亲人或者朋友,这令香港公务员形象备受打击,有警察在社交网络上宣布辞职。

港府内部评估,在目前情况下,很难对市民再续升级暴力级别,警察和示威者都是讲广东话的香港人,也到知道事情的真相,无法提升武力。据悉,此评估报告已送往北京。

目前政府态度明显软化,昨日早上就安排防暴警察离开政府总部,另一方面取消了国庆烟花。

罗范哽咽:相煎何太急

曾任梁振英竞选办公室主任、被视为“梁粉”的行政会议成员罗范椒芬出席电台节目时,声称理解和体谅警方以催泪弹驱散在金钟留守的示威者,但手法被指激发民愤,起码要向行政会议交代。她在受访时禁不住哽咽:“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有罗范椒芬母校嘉诺撒圣玛利书院师妹之父陈先生致电节目,哭着呼吁罗范拿出良心:“希望你返到母校,对住圣母像祈祷。”罗范椒芬哽咽擦眼泪说:“我没有回应,我没有办法回应。”

学生们怒吼要梁振英下台,又呼吁有良心的高官辞职。有消息传出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辞职,但被政府及林郑先后否认。

前一天,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还称政改大局并非已定,继续呼吁泛民政党参与下月展开的第二轮谘询工作,但昨日已经转变态度,宣布推迟第二轮谘询工作。

本是同根生:一个香港警察的悔疚

香港自2005年以来首次出动防暴警察以及向手无寸铁的民众,喷射强烈胡椒及不断发放催泪弹等武力行动,引起全球关注成为国际焦点。而作为香港警察,因执行命令,使用武力驱散为香港前途而无惧发声的莘莘学子以及热血公民,他们深感不安及心痛,并在第二天经网站贴出自己的肺腑之言。

该名香港警察并强调自己,“我不是公安!”

“我要向所有香港人,尤其是参与昨天占领中环的示威人士。我对不起你们!但我没勇气走出来亲自各你们道歉,因为此刻我很害怕,由第一眼见到放催泪烟开始.我的心开始内疚。我很怕我写这些东西会被人发现.因为我怕失去工作,我考虑了很久很久。不能休息。

我原本都认为示威的人都是搅屎棍,为啖气。我过去都很讨厌他们,同事都很怕要应付示威,因为警察对付他们时系有好多限制。但今日知道可以用更大的武力,我们都好开心。

在看到眼前示威的人中了催泪弹之后的反映,我呆了。我在做什么呢?我见到几个原本只是很安静坐下的青年男女,很痛苦的样子,我眼泪开始流下,不要以为我们个个都是杀人狂,原来至少我系没有预备好上战场。我不可以被其他警员见到,只有若无其事继续清场。

香港人,我诚心向你们道歉!原谅我这个懦夫。”

一个香港警察(我不是公安!)

 

Read 997 times Last modified on 週六, 04 十月 2014 10:51

 

廣告熱線:312-808-9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