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 19.Sep.2018
多伦多部份教委投票取消孔子学院
02.十.2014
Rate this item
(0 votes)

10月1日周三晚,多伦多教委属下的一个委员会投票通过,取消教育局与孔子学院的合作,该决定将提交于10月底召开的全体教委会议投票通过。多伦多教委主席表示,许多委员非常担心与孔子学院合作的性质与后果,且几家大学已有前车之鉴,终止了与孔子学院的合作。

多伦多部份教委投票取消孔子学院 周行/大纪元

 

周三晚,多伦多教育委员Irene Atkinson在规划和优先委员会(planning and priorities committee)会议上提出永久终止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动议,经委员会成员投票获得通过。

如果在10月底的全体教委会议上此项动议获得最终通过,多伦多教委将成为继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和Sherbrooke 大学之后取消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另一家加拿大教育机构。

现任多伦多教委主席Mari Rutka表示,今年11月员工报告会如期公布,但许多委员非常担心孔子学院合作性质和后果,不希望再推迟最后决定。Atkinson说,不希望看到多伦多的孩子被中共灌输和洗脑,外国政府不应对加拿大教育制度指手划脚。

Rutka在投票结语中说,自己也一直担心,围绕孔子学院的争议,已远远超过其本身带来的好处。教育局也得考虑,几家大学已有前车之鉴不想再和孔子学院合作。再说,教育局已经有广东话、普通话、简体中文和正体中文等丰富的中文教学。

教育委员Pamela Gouph说,孔子学院不是民主国家的教育机构,由中共直接操控,不认同加拿大核心价值,也不认同多伦多教育局的教育价值。加拿大价值包括言论自由,如孔子学院想利用自己的价值来搞渗透就得坚决制止。

多伦多教育局与孔子学院之间的合作办学,最初由前教委主席Chris Bolton一手推动和操办,其他教育委员对于合作计划细节均被蒙在鼓里。今年6月,众多学生家长和多位教育委员表示担心和质疑,Bolton被迫辞职。之后通过全体教委投票,决定暂缓与孔子学院合作的计划,并要求教育局职员提交有关与孔子学院合作办学的报告。

前情报官:孔院实为中共间谍机构

加拿大国家安全情报局(CSIS)前亚洲事务部主管Michel Juneau-Katsuya表示,孔子学院实际上是被中共和中共情报机构利用向外灌输一些具体事务上的政策和观点,限制教师授课和讨论内容。在多数西方情报部门眼中,孔子学院实质上就是中共的一个情报间谍机构,这才是最令人担心的。

他说,中共情报间谍机构利用孔子学院找出他们认为有用的人,从这些人身上获取情报或将其收为已用,加速中共对西方科技和信息的盗取。

的确,孔子学院名为办学实为中共操控,藉着推动汉语教学和中国文化的幌子对外输出中共影响力,甚至在背后搞间谍活动。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曾毫不隐晦地说,孔子学院是中共加强其影响力的主要工具。他曾说 ,不是中共突然喜欢上了孔子,而是经过多年摸索发现这是一种栽培中共盟友的最好办法。

Katsuya在委员会会议上发言说,他不代表任何政府或信仰团体,可以确定的是,公开文件已经证实孔子学院就是个间谍机构被中共操控。加拿大情报局过去就说过,孔子学院的确对加拿大政府构成威胁,孔子学院是个被中共利用的间谍机构和施加影响的代理机构,通常是渗透入政府进行政策操控。

他说,中共还利用学生、企业和友好协会等搞间谍活动,这些网络都非常复杂极具迷惑性。中共给这些机构和组织有拨款预算,是多伦多教育局获得政府拨款的近10倍。外国人到中国去,被当贵客接待以美酒佳肴款待,这种伎俩一次又一次上演,许多外国市长和民选官员到中国去一趟回来后就变了。

他说,已经有几所大学和孔子学院有过合作,但都决定抛弃孔子学院。聪明的人都会从中看到教训,这些大学都付出了代价。孔子学院过去还曾盗取政府帐户和邮件,完全就是间谍行为。

四处被拒招人嫌

毛泽东当年发起文化大革命拚命批孔倒孔,现在发现孔子在海外这么吃香中共马上又改变嘴脸,四处打着孔子学院旗号为其呐喊。这样的孔子学院办久了人们就会发现其真面目,并立即纷纷抛弃之。

其中,如加拿大的麦卡马斯特大学和舍布鲁克大学已关闭各自的孔子学院,曼尼托巴大学2011年拒绝了孔子学院办学计划。最近,在100多名教授联名抗议下,美国芝加哥大学也中止了续签办学协议。

今年年初,美国大学教授协会(AAUP)敦促美国各大学不要与孔子学院合作,警告孔子学院只不过是中共的一个政治工具。而在此前,加拿大大学教师协会(CAU)也发表类似声明,呼吁加国大学不要与孔子学院为伍。

今年7月,汉办(孔子学院总部)主任许琳令手下人偷取和审查欧洲汉学学会(EACS)组织的大会学术材料一事被曝光后,招致外界一致严正指责。原因只为会议手册里此次会议赞助方“蒋经国国际学术交流基金会”的名字。在会议开幕式上,欧洲中国研究学会主席、瑞典隆德大学东方与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Roger Greatrex愤怒批评汉办的“审查”,表示这是对学术自由的干扰,是绝不能够接受的。与会者彭小华以“汉办,你‘办’砸了国家形象”一文记录了她所经历的故事。

加拿大台湾人权协会会长史迈克说,芝加哥大学决定终止孔子学院前,“汉办主任许琳说了很傲慢的话:他们要想违约的话,我也不会反对。意思是他们不敢,我们已经把他们买下来了”。

“芝加哥大学为了自身的名誉,不得不取消孔子学院。”他说:“这事很重要,表现出孔子学院的真正面目。”

中国人了解中共一贯作风

民阵全球主席盛雪说:“中共从来没尊重过中国的传统文化,包括孔子的思想和学说。中共有好几代的领导人都曾公开批孔,而且号召全社会批孔。今天当中共看到自己的意识形态失败后,又拿孔子来安抚人心,这是没有用的。”

她说:“孔子学院在国际社会所起的作用,最重要的是输出中共的意识形态,在法轮功、西藏等话题上,它执行的都是中共迫害人权的那一套。”

其实,全球第一所孔子学院在韩国汉城成立时,当时中共汉办一名官员就曾表示,孔子学院不是开设孔子思想课程,而是借孔子之名向全世界推广汉语。美国肯尼索州立大学孔子学院的美方院长公开声称,孔子学院只是一个称谓,并不是以传讲孔孟的思想为主。

“我们在加拿大,有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的环境,我们为什么要允许孔子学院在这传播中共的意识形态?”她说,“中国大陆没有新闻自由,没有言论自由,老百姓无人权,国家没有独立的法治。这样的情况下,孔子学院在这里代表着什么?”

来自大陆的多伦多居民盛先生:“孔子学院其实就是一种政治宣传,洗脑。传播共产党的那套逻辑。”

他说,其实大家都明白,中国这么多偏远山区,很需要资金支持教育。“你自己的教育资源那么匮乏,你还有钱用来照顾第一世界的国家?这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

“我看到很多华人网民说,我从小被洗脑,我不想我孩子从小被洗脑。我觉得这话反映了我们绝大多数中国移民的心声。”盛先生说,“我们来加拿大,很多人就是为了孩子”。孩子需要接受的,是普世接受的价值教育,“绝对不希望孩子被共产党洗脑”。

加拿大自由西藏学生组织全国总监Urgyen Badheytsang说:“我们知道孔子学院在做什么。他们在出口中共政府的意识形态,在加拿大扩散他们的压制和审查政策。加拿大是自由的,加拿大的学校也应该是自由的……多伦多教育局有责任维护加拿大价值。”

他说,今天3月,Brock大学的一名学生被禁止带西藏旗参加一个活动。“我给大学打电话,他们告诉我,孔子学院的校长要求他们不能让学生带西藏旗子。我认为,这就是孔子学院作用的一个典型例子,他们在出口中共的压制政策,不是为教育目的。”

“我们看到香港正在发生的事,人大发表的白皮书,清楚说明北京想如何控制香港。所以有数万学生上街,争取他们的权利,争取对未来的决定权。”他说,“这正是藏人在西藏一直以来所做的事。中共政府从来没显出任何改善。”


面对失败 花钱买支持

面对孔子学院的真正面目在海外被越来越多人认识,多伦多教委决定拖延孔子学院项目,并对其做审查,中共官员开始给教育委员们写信,威胁中止孔子学院会损害加中关系。

得知周三教委会议将提出终止孔子学院动议后,和中共有紧密关系的几家机构和组织,在华裔社区内四处花钱搞签名活动。曾于前不久的中秋节参加过其中这类活动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华裔人士透露,当天活动有近1千人参加,多为华人。

这位知情人士透露,过程中,所有在场人士被派发一个活动册子,册子明确表示支持孔子学院,随后组织者给每人发一份征签表,并请求与会者到周三的教委投票会议上支持孔子学院,称该组织会为他们的交通和泊车费用报销。

多伦多支援中国民运会会长关卓中在委员会发言中说,孔子学院会花钱请示威者,这些环球邮报都有报导。多伦多教育局还收到过中共关于损害加中关系的威胁:要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他也收到过这样的邮件,说要花钱请人今天今天出席的活动,说费用报销。

盛先生说,他也看到了相关的信息,但他不相信会有那么大华人不明白后面的原因。

中国人权网络主席克雷克(Michael Craig)说,他在教委会议大厦外与一些支持孔子学院的华人谈过。“第一个谈话的是一名年轻华裔男子,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人们为什么反对孔子学院。我给他解释说,用一句简单的话说,就是审查。孔子学院是由中国政府控制的,不允许其教师谈论法轮功,不能谈西藏发生的事;教师和教材都是由中国共产党控制的”。他听后表示,他不喜欢这些事由中共控制。

“有些华人强调,中国人更有钱了,可以到处走,可以拥有物业。”他说,“但是,在政治自由方面,状况却是更差。中国急需言论自由,法治需要很广泛的改善。没有言论自由和法治,不会有任何自由和政治上的改变。”

当天在教育局前集会的民众,支持孔子学院的人远少于预期,反对孔子学院的人更多。史迈克说:“看到今天那么多人出来表态,我感到很欣慰,蛮感动的。”

盛雪则对赞成孔子学院的人表示不满。她说,在中国,人们为自己的权益上街抗议会被抓,被判刑。“这些人在利用加拿大,利用他们能享受的民主、人权、法治,来保护中共向加拿大渗透,将中共的意识形态输出到加拿大。”

孔子学院事件带出亲共社团

据悉,在支持中共孔子学院的华社中,有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CTCCO,即华联总会),全加华人联会(NCCC)和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CPAC)等。2005年出走澳洲的中共前外交官陈永林曾对《大纪元》透露,全加华人联会是中共驻加使领馆在加拿大设立的最高组织,最终目的就是控制和影响加国华社和加拿大政府。

卡特苏亚说,加拿大情报局也知道这些华社和中共有关联,这些组织成为中共施加其影响力的非常有力的工具。一方面,中共利用这些组织对当地华社报导施加影响,另一方面利用其政治影响力向加国地方和联邦政治人物施加压力。

针对媒体质疑,全加华人联会和加拿大中国专业人士协会均拒绝接受采访,全加华人联会在《大纪元》以前的一个采访中曾坚决否认被任何政治势力左右。

Read 1571 times

 

廣告熱線:312-808-9410